首页 > 家乡的亲人 > 家乡的老人之瞎丑子

家乡的亲人

家乡的老人之瞎丑子

发布时间:2016-01-22作者:点击:1


“瞎丑子”是我出了五服的一个本家哥哥,大我近三十岁,因为出生时一只眼就看不见,加上人又长得丑,于是都叫他“瞎丑子”,真正的大名反而少有人记得住,瞎丑子中等个,背微坨,五官还算周正,囿于只有一只眼的缘故,看人时有些乜视,总给人以怪怪的感觉,但和“猴子园子“比,他长得还不算太丑,猴子园子的脸就像一只小猴,仿佛刚出生时被人用手狠狠的团了一下,五官缩小了三分之一,于是就成了那个样子,和庞大的身躯不成比例。

正所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必然会为你开启一扇窗”,“瞎丑子”人有点残疾,但心眼明亮,悟性极高,喜音乐,好读书,二胡拉得虽不如瞎子阿炳,但也有模有样,《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古书更是看了不少,这在他们那老一辈人里面,算是个异类。有一年突然传来消息,说有个城市来的剧团要来老章丘城演《红楼梦》,是京剧还是黄梅戏还是昆曲已经忘了,反正都是咿咿呀呀,唱词我也听不懂,这消息如同一把火,立刻把瞎丑子热爱戏曲的激情点燃了,他约了三五个同道要去城里看戏,我那时大概也只有七八岁,不知怎么就跟了他一块去了。

老章丘城在我们家正东方向十五公里处,是以前章丘县衙所在地,以黄家烤肉和章丘大葱出名,虽然以后随着县委县政府的搬迁变得有些衰落了,但高门大户,深墙大院,隐隐还有以前的繁华,在我那童稚的眼中,这就算是大地方了。十五公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如果是现在,开车只需几分钟,骑自行车也不过个把小时,但对那时只能靠步行,而且年龄只有七八岁的我来说,不啻是个艰难的旅程。记得那天好像是个秋高气爽的下午,艳阳高照,微风拂面,我们一行四五人行走在秋收过后的田野上,有一种节日般的兴奋和期盼。路上,瞎丑子眯缝着双眼,给我们讲许世友的故事,说有一天毛泽东问许世友,“你看过几遍《红楼梦》?“,许世友乃一介武夫,喝茅台酒是他的特长,看书还不如杀了他,于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一遍也没看过”,毛泽东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红楼梦》这部书不但要看,而且还要多看,最起码要看四五遍才行”,瞎丑子这句话是真是假,我以后也没考证过,但它牢牢的印在了我心里,到现在为止我也只看过一遍《红楼梦》,再想多看几遍,已经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了,每个月都有几本期刊要读,每年还会买一批新书要看,时间总是不够用。

那天在老章丘城的剧院看的那出《红楼梦》都有什么内容,已经漫漶不清了,反正是古装戏,就那么几个人,穿红着绿,水袖摔得老长,每个人出场都要咿咿呀呀唱上半天,没有我喜欢的舞枪弄棒或者翻跟斗之类的戏段,唱词我又听不太明白,越发无聊起来,想一个人回家吧又不敢,只能无奈的等着捱着,不大的剧场里人头攒动,挤挤挨挨,抽烟的,说话的,打嗝放屁的,孩子哭,大人叫的,嘈杂而混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污浊不堪的气味,倒是身边只有一只好眼的“瞎丑子“看得聚精会神,一边看还一边摇头晃脑,颇有心得的样子,感觉过了好长好长时间,贾宝玉终于要和薛宝钗结婚了,那边厢洞房花烛夜,吹吹打打,锣鼓喧天,那边厢林黛玉独守空房,哭哭啼啼,悲悲戚戚,最后情至深处,吐血而死,全局终。我终于解脱一般,随着兴奋的他们又走了三十里路回到家里。

“瞎丑子“因为长得又瞎又丑,在找对象上便没什么可挑剔的,记忆中他婆娘矮矮胖胖,木讷寡言,一张南瓜大脸,看上去呆呆傻傻,与人对视,眼光也总是躲躲闪闪,但不影响生育,在农村,只要能生孩子,其他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先是生了两个女儿,接着又有了一个儿子,女儿分别叫大燕子,小燕子,名字甚是轻盈,具体长相记不清了,大女儿好像结婚后不久就自杀了,原因不详,小儿子强子也不让人省心,前些年我们老家成了旧车市场,天南海北买来各种各样已经报废或者行将报废的车辆,或者化整为零,大卸八块,倒腾里面鸡零狗碎的零件,或者重新喷漆、钣金,整修一新当新车卖,曾经有人将车偷了,连夜送到这里,低价卖出,第二天等失主找来,已经成了一堆模糊不清的零件,很是有人发了大财,那天晚上,月黑风高,强子从旧车市场开了辆连大灯都没有的报废车回家吃饭,朦胧中发现前方有个人影,刹车来不及了,咣当一声,一个人重重的飞了出去,脑袋正好砸在一块凸出的石头上,当场毙命。

死者叫顺祥子,也是我们村的,年龄和我叔叔同龄,比我大十几岁,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顺祥子是我们村的美男子,身体匀称,肌肉结实,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荷尔蒙过剩的雄性气息,那年去老章丘城看戏,他也是同去的三五个人之一。那晚顺祥子喝了点小酒,正优哉游哉的走在他走了几十年的乡村小路上,没想到横祸来临,一命呜呼,而要他命还是熟得不能再熟的“瞎丑子“的儿子。

发生了这种事情,如果是在城市,一般是报案,打官司,然后再根据对方经济情况索要赔金,正常情况下,司机会以交通肇事罪判个三两年,赔个几十万,但在农村,在大家都是熟人熟脸的情况下,一般会协商赔点钱了事,也真该顺祥子倒霉,假若要他命的是另一户人家,或许还能得个十万八万,偏偏碰上了“瞎丑子”这种人家,要钱没钱,要命有一条,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了两万元钱自认倒霉,草草了事,而这两万元钱还不是“瞎丑子”出的,是他的本家兄弟一户户给凑起来的。对于一个除了拉拉二胡,没有其他生活技能的老年残疾人,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说到钱还真没有。

“瞎丑子“老了,随着脸上的褶子越来越多,那一张本就不太清晰的五官越发挤成一团,唯一的一只好眼也老眼昏花,模糊不清了,世界在他眼中,只剩下每天三顿饭,以及每顿饭必有的二两小酒,走过了春夏秋冬,走过了喜怒哀乐,走过了悲欢离合,下一步就是生死离别了。

两年多前,听老家来人说,“瞎丑子“走了,这个在世上卑微地活了一辈子的残疾人终于解脱了,天堂里没有黑暗,在那里,瞎丑子可以亮亮堂堂做人了,或许,还能碰到瞎子阿炳,两人一起拉拉二胡什么的,毕竟,天堂里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哪?


更多关于 家乡,老人 的信息

 家乡夏季的美(2016-07-28)

 临海的家乡,夏季的色彩(2016-07-28)

 我的家乡平凉(2016-07-21)

 我爱家乡龙吟的四季(2016-07-15)

 我爱家乡的秋天(2016-07-15)

 武阳乡等地家乡的习俗(2016-07-12)

 家乡永靖县的冬天(2016-07-10)

 我为家乡添绿色(2016-07-09)

 湖南家乡的趣事(2016-07-05)

 江门家乡的上川岛(2016-07-05)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