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夏天 > 家乡夏季的美

家乡的夏天

家乡夏季的美

发布时间:2016-07-28作者:点击:69

家乡的整个夏天,除了少有的降雨还可以给大地带来一丝凉爽,便始终是闷热浮躁的,热烈的阳光从早晨到傍晚,只会越来越强——最能使人感到北方之夏的,莫过于无处不在的蝉鸣,它们与阳光相始相终。每当我清晨在睡梦中醒来,勤劳的蝉们早已经在枝叶上饮用露水并低声吟唱——在那阳光下,宝贵的露水转瞬即逝。当冰凉的露水使其从昨夜的美梦中完全清醒过来,它们便在枣树、或者杨树浓密的枝叶后藏得严严实实,开始用独具特色的嗓音来赞美生活,赞美生命——若爱这里,嘈杂的叫声和炽热的阳光,就都成了家乡给我的最纯正美好的礼物。

我爱这里,对这里有太深厚的感情,但这样的天气无疑是很不讨人喜欢的,它使人感到一种烦闷——空气都与阳光一样的热,风也很少能给人一丝爽意。在这样的时节,决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颓废,此时此地,到处充满了生长的热情,每一片叶子、每一种声音都是对生机勃勃的季节的由衷赞美——它们无拘无束地生长,给大地带来生气,带来美丽…它们富于生命的力量!

温柔的晚风终于吹来,那熟悉的声音也来到了。在黄昏下,在母亲的目光般的夕阳里,它们的声音也柔弱了许多——其实它们一直都在,总是存在的容易使人忘记,但我也只有用心倾听,才能不使它们在我的世界里消失。每一只蝉只能活一天或者几天,在夜幕迫近的时候,几只还有力气的往往要再大叫几声,比起他们在白天的不遗余力,则短得多,也更凄厉。生命每每是很短的时间,它们会极力地夸耀张扬,同时也是要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但长久存在却未必是生命的意义。蝉们大多会在寂静的夜里死去,也有更多的蝉在夜间自泥土中爬出,在偏僻的墙壁上蜕变,留下一只浅棕色的壳。当颓老的蝉在树的枝杈间哀叹生命如此短暂时,它们的后代已经做好准备了——那些老家伙们,它们也曾是昨天的后代。生命们在不断更替——老朽的消失,强有力的新生命崛起。生命在不断更替,因为生命要进步。

降雨的天气,在整个夏天最令人快活了。雨水也是弥足珍贵的。盛夏的雨,很多时候会在夜间降临——夜间的雨在万籁俱寂时润物无声,只有让人在梦中惊醒的炸雷,才能迷迷糊糊地告诉人们外面是什么天气。这样的雨,大多会直到白天还淅沥不已,多少会让人有些厌烦。缺少了阳光的日子也不好。

但最令人喜欢和感动的,莫过于傍晚时来临的雨——夕阳渐已沉没在远方,夜幕近迫,灰色的天空中轻轻翻滚灰色的云彩,酝酿中的雷电在云里朦胧地闪耀,高大繁茂的乔木以及灌木们,也不再是往日的宁静,它们萧萧作响,都高昂起了头来问:“是你吗?是你吗?”——它们随凉爽的风摇曳,在灰沉沉的天空下显得严肃,但没有冬日里那种肃杀之气——家乡的冬天,孤老的树杈透出无限的苍凉。但现在不是!现在是夏天呀!它们热烈,但又平静。它们平静的心等待着什么…风是极凉爽的,甚至还让人有一丝寒意,此时的风真正有夏日的味道,携着浓重的雨气席卷一切…无论是草或树木,或者人,都肆意地享受。

…黑暗近乎完全降临,而后是久违的雨滴纷纷洒落。“终于来啦!来啦!”它们都呼喊着——这是最神圣慷慨的馈赠…我在黑暗中再看不到雨中的景色,但听到渴望已久的生命们接受恩惠的声音…“上帝的恩惠!上帝的恩惠!”听这声音,我依旧看到碧绿的枝叶爬满水珠,并随风摇曳。

让它们只管享受吧!它们等了那么久!

当傍晚骤来的雨过去,繁星满天——夏日里晴朗的夜。星星们同白天那穿过树叶的阳光一样,是无数个细碎的目光,只不过更为明亮、纯净——它们用最美好的目光跟随着你呢!

我最爱在深夜漫步,很美妙。夜是思想的时候,是心灵安静的时候——我仰头,看在夜色中静默的树,看美丽的星星,看那月亮。月亮在这里很多年了,以后也在这里,四季轮回中变幻美丽容颜。夏的月亮是明朗的黄色,当蝉鸣还未消失,它便悄然出现了。那真是一个奇怪的美丽事物,仿佛是透明的一般,在黑夜,这么寂静的时候,夺目地出现在夜空中,把一切都抚摸得明亮、幽美…顺着月光的方向,远处墓地间的池塘传来清晰的蛙鸣——那里是逝去的生命的安息之地,但也诞生新的生命。那塘里的蛙们,无论是出于直觉或者别的什么,它们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它们把卵留在了那里。一片干涸的坑中。蛙们是知道的,知道雨水会来,知道它们会在曾经荒凉寂寞的地方重新歌唱,知道一切都会变得美好。果然!傍晚的雨垂青了这里,它们就在夜里歌唱了,因为它们已经准备好了——美好的只给有准备的生命!期盼的雨水一旦来临,生命便活泼起来了,它们不愿白白地享受,于是就用自己的一切来赞美,用赞美来回报。听啊!赞美!它们在赞美!赞美慈爱的大地、天空,“是它们给予了一切!”——这声音如此美好,富于生命。

在万籁俱寂的美丽的夜,我不能在无聊中等待睡意来临。蛙们也是一样,湿润凉爽的时候,正是它们所期待的,它们不会错过这样美好的夜,于是就放声赞美,而我在远处倾听。倾听生命,倾听生命的力量。

清晨的阳光可爱地出现,穿过树林猛然射出,让人想起第九交响曲的第二乐章——贝多芬也爱着阳光。眼前所有的一切,还有那看不见的空气,全都以无比清新的面目出现了。高大的树木愈发挺拔,姿态雄伟地俯视着我,显得傲气逼人。这样的盛夏时节,各种植物的枝叶大都是深绿色,是极富于生命的颜色。生命是有颜色的——春天初生的嫩芽是带黄色的嫩绿,让人想到脆弱;而夏天的深绿色则不同,它向一切透露出自己的稳重、成熟与深厚、有力量的生命的伟大气息。

这是生长的季节,生命在此时灿烂热烈。但灿烂的生命总有尽头——我看得见,一棵最为高大的杨树,它开始枯死,它的一部分已经不能再享受夏季了。死亡从最高处的枝杈开始——那里是很困难的地方,距离根部最远——而后向下蔓延。树木们都渴望那风光无限的高处,那里风景优美,空气湿润凉爽,然而最早死亡是这种享受的代价,树木们都清楚这一点。它们都知道,他们选择了精彩而短暂的生命——即使要付出最大的代价,也要如此,因为那有更美丽的风景,有安静,能最先得到最好的雨水。而那些更多的一辈子都在狭窄与闷热、嘈杂的地方的枝枝叶叶,它们没有勇气选择精彩,而选择了冗长无聊的生命。生命的意义在于宽度,不在于长度。树木们告诉了我这一点,它们也做到了。在那之前,它们活得足够精彩,因为它们选择了对的。

枯死的枝杈是枯死了——那是早晚的事。大多数的还是用一切时间继续生长。在同一棵树上,生命同死亡斗争。在一块固定的土地上,土地里可供吸收的东西越来越少,所以树木的根努力向前生长,遍布了一大片地方。但它终究会死,即使有很长的生命。在汲取完最后一滴水和养分之前,它活着,并努力抗拒死亡。在死之后,它逐渐腐朽的根上会长出一些新的枝芽,这些枝芽努力地生长。它们有自己的梦想,它们想成为一棵真正的树。这太难了。可是它们会做,永远不停下。

生命总有一天终结。生命总要创造并留下一些东西。

高远晴朗的天空,云轻盈温柔地慢慢移动,一株高大的树木伸向蓝天,它知道那里有更凉爽的风与景色。在它的背后,是黄昏来临前最后一次热烈的阳光,在枝叶后面变为无数个细碎的目光,不住地闪烁。

——这是雨后的村庄。

渐渐地,我的夏天远去了,鸟儿的鸣叫也是这样的转瞬即逝。但我用转瞬即逝的生命把握住了一切美的事物:蛙鸣、黄昏、那清晨的阳光…这些美好的礼物和我,终会消逝。但在那之前,我们存在着,并美好地享受生命——我们知道,生命此时是热烈的、美好的。

夏季是浮躁的,但又沉着而充实,怒放的生命们欢欣热烈地拥抱着一切。

更多关于 夏天,春天,冬天 的信息

 家乡永靖县的冬天(2016-07-10)

 我向往着家乡的夏天(2016-06-16)

 家乡的冬天到了(2016-05-19)

 迎来春天的旋律(2016-04-18)

 家乡的春天赞歌(2016-04-17)

 我爱冬天,我更爱家乡的冬天(2016-04-07)

 追逐秋天,寻找冬天---华山林场游记(2016-04-06)

 春天的舞曲   (2016-04-06)

 临漳七子湖的春天(2016-03-30)

 家乡草原的冬天(2016-03-19)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