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小河 > 杭州龙井边的九溪十八涧

家乡的小河

杭州龙井边的九溪十八涧

发布时间:2015-12-31作者:点击:34

从龙井出发,有一泓细流穿行在青山翠谷之间,蜿蜒曲折直奔钱塘。溪水与山道相伴,或左或右,有时还淘气地漫过山径。游人行来,可涉水溪中,也可鹤步石阶,山风拂面,鸟语和鸣,尘襟似洗,心旷神怡。溪涧景色天成,因少了匠气而多了原味。清人有诗,“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下下树。”九溪烟树氤氲,一仰青峰闲心,其境其情,难以言传。

游九溪十八涧,最好选丰水季节从龙井出发,因一路下行兼入画中,全程六七里路全无跋涉之苦。途中有一林海亭,建于清末民初,柱上镌刻着天琴道人樊增祥撰写的一副对联,“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日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细细品来趣味无穷。“赵州吃茶去”是禅宗《五灯会元》里著名的一段公案,唐代高僧赵州禅师问二位刚到寺院的僧人:“曾到此间么?”一人回答:“曾到。”禅师说:“吃茶去。”又问另一僧:“曾到此间么?”僧答:“不曾到。”禅师说:“吃茶去。”边上的主持不解:“为什么曾到也吃茶去,不曾到也吃茶去?”赵州答:“吃茶去。”禅语往往直指人心。人生轨迹各不相同,但过去的辉煌或平淡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心有贵贱分人高下,心无妄念万物平身,就连疑问也是多余,要做的只是平常自然的吃茶,任运随缘活在当下。因此,无论你是初来九溪或是重游旧地,都不妨放松心情,饮一杯心灵之茶,就像苏东坡所说的那样,“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放慢脚步享受大自然的美,并由此丰富生活的美。

果然,在不经意间,发现九溪还是陈布雷先生的最后归宿。这位党国文胆,曾以“迷津唤不醒,请作布雷鸣”的墨弹笔枪横扫千军,他那著名的抗日宣言“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通过蒋公之口传遍全国,他的抗战檄文如匕首似投枪,激励人们同仇敌忾铸就血肉长城;他的道德文章如干酪似美酒,感动人们心有所系传承中华文化。陈布雷先生身居高位,可骨子里还是一个正统的读书人,浸润着太多的五千年高汤,因此他洁身自好,两袖清风,绝不愿与腐败同流合污,不愿子女从政经商。当内战爆发,他渐感心力憔悴,面对对方阵营的陈伯达《人民公敌蒋介石》一书的挑战,他无力应战,对女儿加入敌对阵营也无可奈何,终于,在生死攸关的徐蚌会战已进入到风雪陈官庄无可挽回的败局时,选择了最后告别。蒋公良久无言,写下了四个字“当代完人”。这是一个自己掌握了归宿的读书人,后人常把他与另一个读书人陈伯达作对比,但至少陈伯达无法掌握自己的归宿。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共和国授予陈布雷纪念勋章。

元朝张可久怀古诗云:“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将军空老玉门关。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读书人陈布雷也发出了一声长叹,便栖身于九溪十八涧的山水之间,这是其人幸,更是山水幸,山水一旦与人文联系在一起,就会派生出异样的光彩。当然,像陈先生那样的是大读书人,是为山水为青史的,更多的人不妨吃赵州茶去赏陌上花来,寄情山水之间,不必远行,无需苦旅,即便是一条小溪也足矣。

更多关于 九溪 的信息

暂无相关信息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