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亲人 > 家乡的老人之石头园子

家乡的亲人

家乡的老人之石头园子

发布时间:2016-01-22作者:点击:10

急慌慌,不可能打扫得那么干净,第二天人们循着一路洒下的粗枝烂叶很快就追到他们家里,人赃俱获,他爷俩于是就成了那段时间阶级斗争的反面典型,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于是就开批斗会,不知怎的,事情过去了接近四十年,我对那晚开批斗会的情景仍然记得非常清楚。

那是一个溽热的夏天的晚上,那时唐山大地震刚过去不久,大家都人心惶惶,睡觉也不敢回屋,就在院子里搭个简易的棚子,四面透风,好在是夏天,倒也透着一种凉快,按现在的看法,多少还有些罗曼蒂克的味道。那晚有人传言,夜里十二点要发生九级左右的大地震,这话一旦传播开去,整个村庄如烈火烹油,立刻陷入一种大难临头般的躁动不安中 ,我那时只有九岁,更是有世界末日就要降临的感觉,所以对晚上的批斗会格外期盼,希望能说点和地震相关的事情。

批斗会由民兵连长荣星子主持,他那时大概二十七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国字大脸,浓眉大眼,身体结结实实,一看就是个精壮的农村后生,干农活的好手,只是他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那就是结巴,平时说话都磕磕巴巴,一到了大庭广众之下就更不成句了,一句话没有几分钟说不完,可怜巴巴得看着台下,紧张得一头汗水,他那天晚上具体说了些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好长时间过去了,他才如释重负般的把稿子放下,然后就开始批斗石头园子爷俩,爷俩站在台上好像也没有多少负罪感,石头园子还对下面和他相熟的人挤眉弄眼,都是乡里乡亲,大家对这种批斗会想必也并不在意,只是当一个节目来看,台上的人配合,台下的人捧场,如此而已。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快结束的时候,荣星子才拿出公社的文件,针对当前的防震念了几条批示,但对当晚要发生的大地震却只字不提,我那时心里很是忐忑和不解,心想,世界末日都要来了,这些人怎么就感觉和没事似的哪?

大地震当然没有发生,批斗会过后,石头园子爷俩好像也相安无事,该干啥干啥,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都在一个村里生活了多少年,彼此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上溯多少代可能还是同一个祖宗,低头不见抬头见,没有谁会把事情做绝,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选择,乡村生活在一个微小的潋滟过后又恢复了它固有的平静。

再见石头园子已是几十年以后了,因为不久后我就随军离开了老家,和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渐行渐远,若即若离,九四年奶奶在济南中心医院不治离世,我们连夜将她 老人家的遗体护送回家,到了老家已是夜半时分,分头去通知亲人,然后把石头园子请来,他是这种红白事的主持,多少年不见,他并没见有多么苍老,依旧是粗喉咙大嗓门,指挥着众人摆设灵堂,偶尔还和别人开开玩笑,哂笑几句,死亡对于他来说似乎司空见惯,并不是多么悲伤和庄重的事情。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是他的死讯,他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个人终究是条汉子,活得光棍,死得也爽快,绝不拖泥带水,他终于实现了哲学意味上的“绝对的自由”。



更多关于 夏天,春节,亲人 的信息

 我向往着家乡的夏天(2016-06-16)

 春节感悟---珍惜现在(2016-05-11)

 “春节”溯源(2016-04-30)

 春节时迁徙的“候鸟”(2016-04-25)

 小时候的春节(2016-04-20)

 难忘的猴年春节(2016-03-14)

 夏天的义马市生态公园(2016-03-05)

 老家龙岩的春节真有趣(2016-02-27)

 我要欢快的拥抱春节(2016-02-18)

 姐姐讲给我的春节习俗(2016-02-16)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