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亲人 > 30多年的情思与寻觅

家乡的亲人

30多年的情思与寻觅

发布时间:2015-12-31作者:李海松点击:13


    那一天,一位女同学告诉我一个电话号码,她神秘兮兮的对我说,这是你倾慕、暗恋和寻找30多年那个人的电话号。

    我在记忆的长河中搜索,娟儿,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一个我寻觅30多年而音信皆无的名字!

30多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多么短暂的一瞬,而对一个人尤其是自己喜欢和暗恋的人,痴情的人,爱慕的人,记忆是多么深远,犹如储存在宝库中的珍宝那样可贵!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惴惴不安的拨打过去,欣喜,忐忑,心中五味杂陈:她能接一个外地的陌生电话吗?她还能记起那个当年青涩,胆小,瘦弱,单纯,朴实,没说过半句话的傻小子吗……电话的忙音“嘟嘟”的响着,我期待着她的声音,一秒,两秒,五秒……喂,你好!电话的那头,一个动听的声音接听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激动得要跳起来,我情不自禁的,忐忑不安的,怯怯的问:你是娟儿吗?电话那头回答,是呀,你是。。。。。。我赶紧报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说,你对我还有印象吗,电话那头回答说,有呀,印象还挺深呢。我激动的说,是吗?

    接着我说,我终于找到你了,30多年啦,我一直在寻找你,你知道不,我们一起在高中读书的时候,我悄悄的观察你,关注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这30多年,你过的好吗?

电话那头的娟儿说,是吗,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有人暗恋吗?我说,你不知道呀,我当年真的喜欢你,你穿的蓝色的确良上衣,黑色的长桶裤,带腰儿的黑色大绒塑料底步鞋就在我的脑海里。

那天在电话里我们不知说了多少话,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在记忆的深处寻找娟儿的点点滴滴,仿佛回到那艰苦并快乐的高中时代。

    人的命运似乎是上帝的安排,17岁那年,在老校长的推荐下,我转学来到距离家乡近300华里的凳上中学读高中,爹和哥哥帮我背着行李,送我到20多华里以外的班车站等车,饱经沧桑的父亲只说一句话,咱家那么多孩子,读书就看你的啦。

    我潸然泪下,爹,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读书,报答您。班车一会就来了,父亲和哥哥把我行李搬上车,班车一溜烟儿走了,我在后窗看到站在风中的父亲和哥哥,眼泪流过我的脸颊……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凳上中学,我把老校长的介绍信交给了凳上中学陈校长,他把我介绍给高二。二班教英语的班主任周老师,周老师很快就帮我去办完了住宿、饭票等手续,并带我来到高二。二班教室。并向同学做了介绍,班里的50多名学生目光齐刷刷的向我聚焦,我倏地涨红了脸,低下头去,那些同学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怯怯地坐在中行没有人坐的空位上,拿出书本,听周老师讲英语!

    班里的女同学挺多,大约有23,4名,大部分坐在前几位,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班里的同学逐渐熟悉起来,也知道了班里女同学的名字。

    一个星期天,离家近的同学都回家了,晚饭后我独自一人来到偌大的教室上晚自习,刚进教室,在中行的第二位,坐着一个女生,正在认真地复习着功课,时而翻书仔细阅读,时而埋头书写。时已初秋,只见她上身穿蓝色的确良上衣,衣服上嵌着古铜色纽扣,两只小辫子整整齐齐,我一下认出她了,这不是娟儿吗?我悄悄地坐在最后一位,尽管大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但至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直到夜间10点多学校要熄灯了,她才起身要回宿舍,在她起身的那一刻,我偷偷的仔细观察一下:瓜子儿脸,大眼睛,双眼皮,尖下颌,一脸的单纯和文静,身材苗条,蓝色的确良上衣配上黑色长桶裤,利落得体,落落大方!一下吸引了我,而那时女生男生之间是不说话的。

    从此,娟儿这个名字就烙在我的记忆之中了,上课,我喜欢听她的发言,下课,观察她都和谁在一起玩,唠什么磕儿,可那时,她很沉默,下课几乎不和同学聊、说,除了上厕所外,几乎就在自己的书桌前,或思考,或读书。

    早晨起床我们在大操场跑操,我仔细观察,每次娟儿都坚持到结束,从不掉队,早自习,她带着良好的精神状态出现,衣服整洁,梳洗得利利索索!

    春天,凳上村前的小河边杨柳依依,学校前面的小山上开满了鲜花,红的,白的,紫的,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我们一群男生拿着复习资料,来到小河边,伴着哗哗的水流声,认真的背诵文史类知识。不远处,一群女生也在河边读书,娟儿坐在一颗大大的鹅卵石上,手捧着书,静静地阅读,有时目光眺望远方,有时放下书本思考,有时还哼起台湾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娟儿那动态与静态的美就在我的眼前,犹如一位清丽秀美的天使,令我心驰神往,望着她那美丽的倩影,我恨不得冲上前去紧紧的拥抱,可理智战胜了冲动,不能,不能,埋在心里,高考后再说吧。

上课的时候注意她,下课的时候观察她,打饭时候望着她,洗饭盆的时候看着她,没有人知道包括娟儿本人也不知道一个瘦弱的傻男孩儿静静地对一个女孩子偷偷的依恋,也许那个纯真的年代我们都不懂得什么是爱情,但是那种青春的萌动,那种对美好前景的憧憬和向往,多么令人感动和难忘!

高考前夕,紧张的复习,艰苦生活,我也没忽略娟儿,看她每天挑灯苦读,那种刻苦,执着,那种为前途拼命的劲头,令我佩服!

只可惜,那时的高考名额太少,班里的绝大部分同学都与高考失之交臂,娟儿落榜回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她!

那一年我过关斩将,考到一所师范学院,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偏僻落后的乡中学担任语文老师,交通不便,缺煤少电,每天望着茫茫群山,我失望,我迷茫,我彷徨,但当看到山里孩子一双双渴望求知识的眼睛,我坚持下来,并作出了成绩!

对于娟儿,我依然思恋,那年放寒假后,我登上去凳上中学的班车,来到自己的母校,我和老师同学打听娟儿,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她去哪里,我又跑了30多华里山路到他家当年租住的房东家打听,房东告诉我说,娟儿老家是湖南的,她是随着当领导的父亲来凳上中读书的,毕业后她们全家搬到山西去了,究竟在山西的哪个地方,没信儿。

我失望地返回自己教书的所在中学,利用当时唯一一种通讯方式-----写信,寻找娟儿,盲目地往山西寄,一封封信不知道都写了什么内容,不停的写,不停的寄,不停的失望。

思念越久,越有见到娟儿的冲动,我当时想,必须让娟儿知道我当年对她的倾慕和暗恋。哪怕她名花有主,为人妻,人母!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多年也没有打听到娟儿的下落。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考到市区的一家事业单位,随着年龄的增长,完成了为人夫,为人父的人生角色的转折。

社会在进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交通、通讯的方便快捷,人们联系的渠道广了,我多方打听娟儿这些年究竟在山西的什么地方,有的同学说,娟儿刚到山西的时候分到太原一家国有工厂,娟因为聪明,以良好的成绩考到厂里财务部做财务工作,后来结了婚,生了孩子,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但后来工厂倒闭了,他们厂员工全员下岗,下岗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电话也不知道。

后来有多次去山西太原出差机会,在那里我多方打听娟儿,一直也没有找到。

一个偶然的机会,同学聚会,我在无意中和同学说起当年对娟儿的情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个女同学多方联系,帮我找到了娟儿的电话。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后来我们经常通话,经常通过微信等方式聊天。

人生的长河奔流不息,穿越流淌,她经过沙石的千遍过滤,万变澄清,大浪淘沙,友谊的纽带牵引着我们走向美好!

生活,就像写满乐章的旋律,只要在珍重情谊的人手中才能演奏出美妙的音符,青春虽然逝去,但一如我们当年读过的诗人何其芳的名句: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是海洋。

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

去过极寻常的日子,

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又多么芬芳。

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

菁菁的校园,熟悉的小路,婆娑的杨柳,大大的操场,留下我们求学的足迹,娟儿那美好的色彩,熟悉的路姿,青春的笑脸,沉思的宁静,储存我灵魂的深处。

好人,好梦!

好人,一生平安!

顺利健康美满幸福!

更多关于 暗恋 的信息

暂无相关信息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