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春节 > 老家的老屋

家乡的春节

老家的老屋

发布时间:2016-03-14作者:点击:1

清明时节,很多人回老家给祖先上坟,我呢,出嫁二十几年了从没清明节回去过。奶奶去世了二十多年,爷爷也去世了近二十年。在我们老家,有女儿不能去拜祖坟山的风俗,特别是出嫁了的女儿,说是怕女儿将娘家的财气带走了。小时候春节时,父亲总是要我和弟弟们同他一起去拜祖坟,所以我一直以为女孩子是可以去拜山的。直到出嫁后很多年后的一个春节,我回到老家,想去爷爷奶奶的坟头点柱香,婶婶笑着说家里没有香也没有纸钱。到舅舅家,我也想去外公外婆的坟上烧点纸钱,舅舅很委婉地说不用去,那里都是泥巴,不要将我的衣服弄脏了,说是我的这份心外公外婆心领了。回到城里的家,我将这事同父母讲了,父亲笑了,母亲说,那是他们怕你带走了财运。这时我才知道老家的确有女儿在春节和清明节不能拜祖坟的风俗。

我为我的无知感到惭愧,也为我的父母将我当儿子一样感到欣慰。

我的一个闺蜜,她就告诉过我,她的小弟媳妇就直接叫她清明节不要去娘家的祖坟拜去世的父亲,这让她生气了好多年。

去年的清明节,在父母的带领下,我,弟弟弟媳和两个侄子一起回到了老家。姑姑一家听说我们一家回来了,也带着她的女儿一家回到乡下叔叔家。午饭后,一大家的人去给爷爷奶奶磕头。之后,叔叔让姑姑一家先回去,他们要去别的祖坟拜拜,父母和叔叔让我跟着他们。结果可想而知,姑姑不高兴了,说她是老姑娘,我是嫩姑娘,但都是这个家的姑娘,为什么我可以去祖坟而她不可以。我一听不得了,算了,我只有同她一起先回,以免他们老兄妹为了我发生不愉快。

我家的老屋在村子的最后边,屋后就是山,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树。因为以前的学堂就在我家旁边,从小就听村里人叫这山为学屋山。小时候我们村里的小伙伴总是一起喜欢爬这山,看谁最快到山顶,我总是最慢的那一个。有时我心情郁闷时,也会在山顶上坐着吹吹风,直到家里人在山下喊才一溜烟跑下来。

我家的老屋分上下两重屋,上屋是两个卧室加中间一个堂屋,人称排三。下屋是两边各两个房,中间一个大堂屋,叫门五。记事以来,我就同奶奶小姑住在上屋的靠下屋的那间房里。母亲和弟弟住在上屋的另一间房里,父亲在外地工作,一年就回两次。上下屋有一个用石头作的梯子连着,这个梯子在下屋的靠上屋的上房里,这里也是一家人的厨房。奶奶和母亲每天很早起床为家人做早饭。爷爷,叔叔和另两个姑姑就住在下屋另外的三间房里。那时的粮食是按大人们的工分发放的,菜里也见不到油星,家里有十几口人,每餐的饭都是奶奶把每个人的饭分好盛在碗里,大人们总是不够吃。()

上屋地势较高,屋前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一棵枣树,可是总是花开了不少,果子结的不多也不大。桃树和杏树也只是开花不结果。大人们总是说这些果树以前每年要结很多果子,是因为家里人在果树上拉绳子晒衣服太多了,所以才不结果子的,我们小孩子就更不知什么缘因了。反正果树就是每年开花不结果。院墙边有一个小竹园,里面种的竹子好像也长不大一样。

那时的爷爷奶奶身体很硬朗。爷爷是手艺人,他做了木匠几十年,一年到头总在外面给人家做家具或是房子。奶奶就在家操持一家人的吃喝问题,我和大弟弟就是在奶奶的呵护中长大的。

奶奶很疼我和弟弟,她爱我俩胜过了她的儿女们,我俩自小也与她的感情最好。在生活的长河中,我与奶奶的情意最浓。上学时,甚至弟弟总是说奶奶对我最偏心,也的确,有好吃的奶奶总是要留到我回来。我上初中和高中都是住校的,周末,奶奶总是会到村头等我回家,走时也要送我到村头。

那时候的春节,父亲都会回来与我们一起过。他带着我和弟弟,还有几个姑姑在院子里扎灯笼,写对联。贴好对联后,家里人就不让我们出院子了,说是年在外面。爷爷就会给我们讲年的故事,我和弟弟总是大气都不敢出,对年有无限的敬畏。夏天,爷爷会将竹床放在院子里,扎上蚊账,点上用蚊虫树扎成的把子。我们大家能一觉到天亮。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冬天的一个早上,那天下雪了,好冷,母亲没让我去上学。煮好早饭的母亲生下了小弟弟。几天后婶婶进了我们家,一年后叔叔的儿子也出生了。家里的人多了起来。接着几年,几个姑姑陆续出嫁了,姑父姑姑们总是对我这个当时唯一的侄女倒是很疼爱的。

我十岁的时候,分家了。那时家里很穷,分家时爷爷奶奶什么也不分给我们,外公家成份不好,母亲不敢同他们争什么。父亲从山后的亲戚家借了半袋子米回来,我们的小家就这样开始了。以后的日子,早上我煮饭,母亲在外种地砍柴,两弟弟还小。慢慢地我们家的日子好起来了,父亲也有钱寄到母亲手上。我们在慢慢长大,大弟弟也能煮饭,我就帮母亲去砍柴。

母亲性格温和,从不与人争吵,总是在默默地为我们操劳。我和大弟上高中时,她总是一步一步走到城里为我们送米送菜。城里离家几十里路呵,她还得在家里边做农活边照看年幼的小弟弟。

我们一天天长大,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

高中毕业后,我没考上大学,就去了父亲所在的城市。但是每年我还是喜欢回到老屋同家里人一起过年,每当这个时候,家里所有的人都会在村口去迎接父亲和我。

可能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小孩,家里女孩也少的缘故吧,我的家人很宠我。我记事以来,就只有小学一年级时,将家的院门钥匙弄丢了,一家人进不了家,奶奶打了我一回,再也没被打过,也没被骂过,更没有不给饭吃过。

后来,父亲带着我们一家去了城里。

我的儿子一周岁那年,我们一家准备在春节前奶奶的生日那天为她隆重的过八十岁,可天不从人愿,那年的九月奶奶去了。从此奶奶和我的生命交集二十八年后,与我天人永隔了。爷爷也在五年以后,与奶奶相聚了。

如今,我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就经常会想起那时的奶奶和那些年的一些过往。非常怀念那些年的一些事,一些心境。也有爷爷奶奶没有享到我们的福却归于泥土的遗憾。

父亲总是说在他的心里我既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儿子,所以每年春节都是我代替他老人家回老家去给叔叔,舅舅,姑姑们拜年,他们也每年盼我回去。老家成了我一生的牵挂。

有时想着老了,就回到老屋,在那里种点树,养点花,也算老有所养。

又是一年的清明节快到了,真的有点想念老屋。

更多关于 老家,茶山,表哥 的信息

 老家江山市大桥镇的美景(2016-06-06)

 老家粽子飘香赛龙船(2016-06-04)

 老家的美(2016-06-01)

 外婆老家的樱桃树(2016-05-24)

 老家无锡的梅花糕(2016-05-15)

 扬州老家的蒋家桥馄炖(2016-03-19)

 老家龙岩的春节真有趣(2016-02-27)

 老家的星光(2016-02-23)

 老家那热闹的春节(2016-02-04)

 老家春节磕头拜大年的习俗(2016-01-28)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