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春节 > 沐足家乡

家乡的春节

沐足家乡

发布时间:2016-06-13作者:点击:0

今年竟在国庆时入秋。瑟瑟地拉开窗帘。魔鬼施法,狂风怒吼,暴雨拍打着门窗,树枝间发出嗖嗖的鬼爬声。双脚踩着冰凉的地面,竟有了冷的知觉。

突然,好想洗脚。

前几日,爸爸不顾工作繁忙,趁着假期,飞回了家乡。又是,就这样,把我留在这里。我钻进洗手间,启动热水器,端出一盆温热的洗脚水,放在书桌下,两只脚轻轻地泡在水里。温暖舒适感刹那间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可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思绪翩跹,透过真空玻璃窗,穿过阵阵风雨,降落在重庆市边境的这座小县城。我仿佛看到了那次级而下的梯田,时不时从沉得弯腰的谷穗间探出身来的鸭子;我朦胧地看见,大坝前那片绿波万顷的田地,那绿,绿得苍翠欲滴,那绿,绿得生机勃勃;我隐约梦见,夏日的夜晚与弟妹依偎的长椅,听蝈蝈演奏,看星星变脸,嬉笑着,听爸妈讲那过去述不尽的趣事……

我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右脚使劲地往盆底一蹬,水花四溅。“缺的,正是家乡啊!”

总是在春节与家乡团圆。过年回家乡,洗脚是乡人晚上必做的功课。腊月的家乡,没有雪,天空却如鹅毛般白茫茫一片,昼日里的北风活像一把把刻刀,刮伤乡人的脸颊,摧残细胞内的抗体,磨炼不屈的意志。我的双脚已化作冰块,僵劲不能动,只得不停用手的余温去拯救同胞,盼望着,想象着,夜晚与家人共洗脚的时光。

终于,风静了,月现了,夜悄然而至。一个特大的脚盆,我持汤沃灌至大堂中央,端来木凳环绕在盆周围。爷爷奶奶、兄弟姊妹闻声前来,边议论着左邻右舍,商讨着冬日里的农活,边把凝固着泥巴的土鞋脱下,将龟裂的双脚浸没在弥漫着蒸汽的水中,无数只脚掌相互磨蹭,一片片水花随之四溅,如飞珠滚玉般洒落在地上。突然, 5岁的小侄女用她那白嫩嫩,圆滚滚的小脚丫使力往我的脚上一跺,顷刻间,水珠俏皮地溢到了每个人的大腿上,打湿了裤脚,淋湿了干黄的皮肤。随着众人的惊呼,嬉水大战一触即发。爷爷见我败退前来助阵,只见一双黄如泥土,布满青筋的大脚上下摇晃,挑起漩涡般的水花,卷来了欢声笑语,卷来了家的温馨,卷来了家乡的精髓。

可是,现在,洗脚的只有我一人。默默地向水底望去,好静,好静静得可以从水底看见自己落泪的面庞。轻轻地,水面泛起一层涟漪,传来隐隐回声挚爱的家乡啊,我是从你那不朽的灵魂里挣脱出来的精灵,如果您会给予,能施舍我这在外奋斗的子女一丝丝,哪怕如鹅毛般轻微的怜悯之爱吗?

我愿在家乡,老来纵死,长相依。

更多关于 春节,过年 的信息

 过年的记忆(2016-06-17)

 春节感悟---珍惜现在(2016-05-11)

 “春节”溯源(2016-04-30)

 春节时迁徙的“候鸟”(2016-04-25)

 小时候的春节(2016-04-20)

 过年的回忆(2016-03-21)

 难忘的猴年春节(2016-03-14)

 老家龙岩的春节真有趣(2016-02-27)

 我要欢快的拥抱春节(2016-02-18)

 姐姐讲给我的春节习俗(2016-02-16)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