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山 > 石头山上石头娃

家乡的山

石头山上石头娃

发布时间:2016-04-26作者:点击:0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了好几个“石头”,首先想到的是家乡山上的石头;其次是陕西电视台那个在三秦大地老幼皆知的光头“石头”,他那句“把人挤成肉夹馍啦”估计大家都耳熟能详;还有就是偶在网上看到的一首《石头娃》的童谣,内容大概是这样的:“石头坡上滚,石头沟里爬,石头村里长大了石头娃。格楞楞的石头路硌呀硌脚板,格楞楞的石头娃爱把石头砸。格楞楞的大石头浑身都是宝,格楞楞的石头娃是那金疙瘩。爷爷的钢钳子打不弯,爸爸的铁锤子力量大。叮叮铛铛叮叮铛铛,靠的是一双手哎”。而今天我想说的不是那个光头“石头”主持人,也不是童谣里的石头娃,就说说家乡山上的石头和有关石头的那些人和事。

家乡耀州这座小城 ,出西安城沿西铜一级公路向正北方向行驶约70公里,800里秦川那旖旎的平原风光便逐渐从视野中消失,进入了一片地形颇为复杂的丘陵沟壑地带,再往北走就是黄土高原了。耀州山多,矿产资源丰富,储量大,石灰石储量约18亿立方米,而我的家乡就在石灰石储量较大的将军山支脉,据说这种石灰石最适合制作水泥。1956年,国家决定在耀县筹建一座大型水泥厂,就是因为这里有丰富的石灰石资源,由此打破了耀县作为一个农业县的历史。当时大家认为,国家要在这里建造水泥厂,有这些值钱的石头,就能够挣钱,离过上好日子不远了。确实耀县水泥厂及周边多个水泥厂的建设,改变了我出生的那个小村子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以农为生、靠天吃饭的历史,村子的人慢慢开始和工业、和机器、和石头打开了交道。

家乡的山并不能称之为山,因它不高大也不雄伟,既不锦绣也不险峻,但它是将军山的支脉,在我看来就是大一点的土包,像我们吃的包子一样皮薄馅好,在它那薄薄的黄土皮下面就是那实实在在的石灰石馅。在没有建水泥厂之前,这些石头一直在黄土之下默默的沉睡着,有几个调皮捣蛋挣扎着漏出地面的不是被铺了路就是被砌了墙,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自从建起水泥厂它们也就不能再安详的沉睡,它们要破土而出,卖石成钱,化石为料,被粉碎、烧制成水泥,就像《石灰吟》中写的那样“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虽说石头可以卖钱了、值钱了,但开采石头并非一件易事,要揭去山皮、放炮炸石、铁锤打碎、人装车运,在机械不发达的年代,这些都是要人力来完成的,不仅仅需要强壮的体魄,更需要的是顽强的意志和坚持,同样的一个动作一天可能重复上千次、上万次,开采过程也经历从人力到机械的发展,从人挖手锤、抱石铣端、架子车、手扶拖拉机、四轮拖拉机到后来的装载机、挖掘机、碎石机、卡车的演变。从我记事起,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好像都是靠这个搞副业挣钱,干这个活,只有你亲身经历了、感受了,才能理解那种“苦”,也不是一个“苦”字能表达体现的。

所在的村子每天清晨4、5点几乎家家灯火闪烁,干活的人吃点简易的早餐,背上几个蒸馍,提一壶热水,带上点腌菜,司机就发动家里的四轮准备出发,其他人站在那车厢里沿着进沟的土路向石头窝子(石场)进发开始一天的工作,去的晚的就占不上好位置和好装的石头,你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体力去完成和别人同样的工作量。夏天还好,站在车厢清晨的凉风扑面而来,阵阵凉爽,可冬天就没有那么舒服了,你在睡意朦胧中,一股刺骨的寒风会让你立即清醒过来,比闹铃和妈的叫喊声好用多了,鼻、耳、手就算你包的再严实也会冻得发红。到了石头窝子,你才发现比你来的早的大有人在,快得已经装满车出发往水泥厂运第一趟了,你不能等,要抓紧找个石头好装的有利位置,不停歇的用铣先把小点的一铣一铣装进车厢,用手抱起大点的石头垒起车沿,如果没有合适的,就要用十几公斤的铁锤把比人大甚至比车大的巨石打碎装车,在用铁锤打石时不小心会把虎口震裂,等车装满的时候你的手已经不是你的了,满手的老茧是必然的,在老茧旁那一个个血泡和被锋利的石头划破的伤口上,沾满泥土和汗水引起的那钻心的疼你才感觉到,但大家都顾不得这些,要抓紧时间发车启动,生怕谁家的车又跑到前面去,如果你回来的晚的话,好装车的有利位置和石头就不是你的了,只有你运的多才能挣得多,你少跑一趟就会少挣许多。

用来运输石头的四轮车是农用机械改装而来,这种改装的四轮车其他地方并不多见,但在这里家家几乎都有一辆,有的家里可能还有两、三辆,因它是农用机械在别的地方都是用来精耕细作的,在这里它的主要作用是运石头,在农忙季节才会回归本用,耕地、拉麦、碾场等等。因其是改装,安全系数就大大降低,本载重2吨左右现在要让它运5、6吨重的石头,在运石的土路上特别是上坡路上会被车轮刨出两道深深的渠,就像动物在临死之前的挣扎,用爪用力在地上刨出印记一样,但它还得挣扎着载重前行。有时上坡因前轻后重,车头会挑起扬起,需要一个人作为配重站在车头才能正常前行,控制操作不好的话,车头水箱的热水溢出会把开车的烫伤。下坡对改装的刹车更是挑战,严重的负重超载,让车的刹车无法承受,失去控制的翻车出事故伤人、死人的几率就大大增加,记忆中因采石、装石、运石出的事故不在少数,也有人因此失去了生命,其中就有我儿时的玩伴。不过现在因政府对生态环境的重视和水泥市场的不景气,水泥企业的改制拆迁,石料厂的关闭,你再不会看到人力开采、碎石装车、改装四轮运石头的景象了,当然村里人也少了一份可观的收入。

经过数十年的开采,石头山早已“大变样”,本来就光秃秃的山,现在只有山顶残留着一点绿色。但你会看到一座山已被挖空了大半,整座山看过去是半空状的,形成人造的悬崖峭壁。挖掉的地方,也已经没有了泥土层和植被,只有裸露着的石头,只有它们记忆着石头山的变迁,刻录着石头山上人们的勤劳、坚韧、不屈不挠的性格和那种为改变生活奋斗的痕迹。

正因为这些,因为这石头山和石头,因为这些有关石头的人和事,自己在有些场合才戏称自己是:石头山上的石头娃!


更多关于 冬天,家乡的山,夏天 的信息

 家乡永靖县的冬天(2016-07-10)

 我向往着家乡的夏天(2016-06-16)

 家乡的冬天到了(2016-05-19)

 我爱冬天,我更爱家乡的冬天(2016-04-07)

 追逐秋天,寻找冬天---华山林场游记(2016-04-06)

 家乡草原的冬天(2016-03-19)

 阅读伊春的冬天(2016-03-17)

 夏天的义马市生态公园(2016-03-05)

 家乡的冬天(2016-02-13)

 感受着冬天的气息,品味着冬天(2016-01-14)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