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秋天 > 山里的金樱子

家乡的秋天

山里的金樱子

发布时间:2016-06-12作者:点击:0

江南山清水秀,山里生长着许多珍稀的野生植物,金樱就是其中之一,其果实叫金樱子。金樱子俗称糖罐头,顾名思义,金樱子味酸甜,外形很像一只只精巧的小罐子,故此得名。金樱子是山里的一种既能吃又有药用价值的野果。

金樱是蔷薇科藤本植物,山林里几乎到处都有它的身影,但生在半山腰里的居多。金樱植株多刺,生性强健所向披靡,凡生有金樱的地方,草木都给它们让路,附近空间几乎全被其占领。它如天然屏障,人畜若遇到丛生的金樱时便不可逾越。仲春时节,洁白的金樱花开了,其花朵聚生,一枝花簇拥着几朵甚至几十朵花,每朵花有六片花瓣,洁白无暇的金樱花如阳春堆,使春天的山林变得更加娇艳迷人。金樱盛花季节,正是五一期间,人们若去郊外远足散心,莫忘去山林一赏金樱花的风姿,届时人站在山上,环顾林间四周,那一片片雪白的金樱花犹如朵朵祥云飘临身旁脚下,身临其境令人心旷神怡,忘却一切世俗烦恼。

金秋时节,成熟的金樱子能当野果吃,但由于其表皮上生着细密的刺,吃起来比较费事,一般都是药用为主。孩提时金色的秋天里进山采金樱子的情景,如今仿佛仍在眼前。金樱子那酸酸甜甜的滋味,至今仍滋润着我的心田。每次与小伙伴们进山,我们就漫山遍野地疯玩,玩够了就抓紧时间采摘金樱子,当小竹篮里装满金樱子后我们才下山。回家后将金樱子去刺洗净分给弟妹们解馋,大家吃得有滋有味,吃不完时就将剩余的金樱子放在窗台上晒干当药用。金樱子又是一味中药材,将金樱子煎汤口服,喝了能治咳嗽和哮喘,过去乡村的药材店都设专柜收购金樱子。从前乡村里缺医少药,乡民们将山里的金樱子作治咳偏方,如今是医药费十分昂贵,乡民们又重拾旧习,他们又进山采集金樱子,用其治咳防喘,可见民间的中草药永远都是具有青春活力。金樱花美果甜,金樱子又可入药,实属江南山林里不可多得的一宝。

离开乡村身居都市,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家乡山淋漓的金樱子总是缠绕着我的心灵。去年秋天忙里偷闲回乡,我约上三二都已是半百老人的儿时同伴,我们一起进山,我特意带了把山锄,准备挖几棵金樱带回家。我们兴致勃勃地踏进山林去寻觅金樱子,其实我们是去寻梦,寻找孩提时撒落在山林里的梦。一上山,我一眼便认出了熟悉的金樱子,顾不得藤蔓上的刺扎手,我抢先摘下金樱子,用小刀削去带刺的皮,将其塞进口中品尝开了,口感还是那么酸甜醇美。我们就像孩童时光那样边摘边吃,在山林里转悠,久违了的山野让我感觉特别亲切。大家帮我采了不少金樱子,让我带回家给家人见识一下并留作药用。置身于家乡的山林里,品尝着儿时爱吃的野果,我仿佛重又回到了童年时光。蓝天白云下秋意甚浓的山林里,那霜染的红叶;那通红火橙黄的野果;还有那轻松翠柏绿竹和委婉动听的鸟鸣。那种自然美,在都市里是享受不到的,只有回到大自然的怀抱里,才能享受得到只有山野才蕴含着的那种自然美。

离开山林前,在伙伴们的帮助下,我用山锄挖了几棵金樱幼苗带回城里,我将它们栽植于楼前绿地的墙根下,我想充满野性的金樱一定能在城里扎根。我浇水施肥悉心照料,金樱苗果真活了,而且长得十分蓬勃兴旺。我天天看到它们,回味着我那虽早已消逝但充满幻想的酸甜的乡村童年岁月,我的身心便顿感年轻了许多,这同样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更多关于 秋天,春天,家乡的山 的信息

 我爱家乡的秋天(2016-07-15)

 重庆的秋天(2016-06-24)

 家乡的秋天(2016-06-13)

 菊花,秋天的化身(2016-06-12)

 青岛的秋天来了(2016-06-09)

 我爱我家乡的秋天(2016-05-27)

 我最喜欢的秋天到了(2016-05-09)

 秋天的图画(2016-05-09)

 梦想中秋天的世界(2016-05-03)

 迎来春天的旋律(2016-04-18)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