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回忆 > 日子再好也是有得穿就好

家乡的回忆

日子再好也是有得穿就好

发布时间:2016-01-05作者:点击:4

对于穿着打扮,我总的看法是不能超过家庭经济的承受能力,有得穿就好。

我出生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年代,吃穿不愁就是我的奢望。这里且不谈吃的情况,单就穿衣谈谈。

记得小时候穿衣服,凭布票买布。

布票是什么东西呢?我们这里也称布票为布证。布票是我国在那时供城乡人口购买布匹或布制品的一种票证,是对布匹购销实行统一管理及保证布匹按计划供应所采取的一项临时措施。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商业部门印发。跨地购买时,到指定地点兑换异地通行票证。军用的布票可在全国通用。布票的单位一般有1寸、2寸、半尺、1尺、2尺、5尺、10 尺等。布票是购物的凭证,本身不含价值,不许买卖流通。布票是商品短缺形势下的特殊产物。20世纪80 年代初期,随着农业和轻纺工业的发展,布匹供应日趋丰富,布票随之取消。

布票品种繁多,印象比较深的是语录布票。它是我国特定的“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正是由于当时“个人崇拜”的极端荒唐,布票发行也要为政治服务,任何地方发行布票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和懈怠,否则就是政治事故。因此,布票上面都得印着“最高指示”、毛主席语录或林彪题词或政治口号。语录布票的设计印刷精美、政治气氛浓郁、纸张选材上乘、色彩鲜艳夺目、背景图案突出。因此,语录布票艺术品位、欣赏价值较高,是票证中的一朵奇葩。记得好像是按人口发布票,每人每年一丈六尺的计划。那时,如果没有布票就买不到棉布。好多人家经济状况不好,人口多,买不起布料,就私下里卖掉一些,价格双方商量。

父亲经常闹胃病,我还小,主要靠母亲干活挣工分,家境比较贫寒。有时还买掉一些布证。即使买布料,也是专拣廉价的。好几年都是买一种不需要布证的称为“粗纱头” 的布做衣服。这种布,纱很粗,色泽也不鲜,灰不溜秋的,做成衣服穿在身上还算暖和,但是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真的很难看,一点美感都没有。可当时无可奈何,能穿暖和就很不错了。全家人都这样,村里人大多也就这样,所以也没有谁说不好看,跑起路来也都精神抖擞的。也许是那时的政治工作做得好,艰苦朴素的意识都很强,个个都没有怨言。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我的穿着也有进步了。十岁(虚岁)那年,生日那天,我穿上了新衣服。上身穿的是白底蓝细格子的衬褂子,下身穿的是黄咔叽裤子。这可把我高兴坏了,因为这在当时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了。那天傍晚,妈妈在场上放稻把。场上好多男女劳力,看见我一身新衣服,也都夸奖我:“绍炳今天穿的太好了!”我妈妈看见我穿上新衣服也是满脸笑容。那时,我的高兴劲真的甭提了,高兴得双手着地,两腿向上,在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滑连叉”,连续翻了十几个都不累。其实,那些衣服也并不怎么样,但那时的确让我开心了好多天。

连续穿了十几天,脏了,需要洗了。妈妈告诉我,这两件衣服必须收藏好了,等过年再穿吧。我心里还想接着穿,但是想到春节没有其他新衣服了,也只好忍住连续再穿的欲望。

记得十一岁那年,上初中了,妈妈又做了一件咖啡色的褂子给我 ,是青年装,也很时尚了,但是开始穿的时候显得很长很大。这件衣服,平时偶尔穿几天,总要到过年或者走亲戚时才穿上。后来,掉色了,到染坊里去染成黑色的,还像新的一般,这样,又过了几个年,一直到高中毕业后还穿。

那件黄咔叽裤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短了。妈妈心灵手巧,裤脚接了又接,加了足有五寸长。坏了,补了又补。一件裤子上补丁有三十多个。屁股补了一大块,两个膝盖也都补了大布丁。高中时期,主要就是靠这件十岁就做的裤子混下来的。好在那时穿得很好的同学真的不多。家境好的,只有那些干部子弟和亲属。看见有人穿上运动裤和白球鞋,内心里羡慕得要命。不过,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都是以穿补丁衣服为荣,甚至一度时期还有一种怪想法,穿新衣服还不太好意思,往往是新衣服穿不到一天又脱下,过几天再穿,等出现在其他人面前感觉自然了,才会经常穿这件新衣服。有时,看到刻意打扮的同学免不了还说几句坏话,“小资产阶级情调”之类的帽子有时也会抛出去呢。特别是看到镇上的有些女生穿着时尚一点的衣服忸捏作态,我们几个会一起嘲笑一番,甚至会悄悄地骂出一句:“妖怪!”

对于这些,现在的青年人看到了,还有点不相信,但那时的确就是这样的 。

当然,我们也有偶尔时尚的情况。比如,会在夏季买一件红色的背心,或者买一件白色的背心到染坊喷上“沙沟中学”的字样。还会在秋季买一件长袖的“海纹衫”赶赶时髦。但是,都很便宜,不会让父母经济上承受不起的。

后来,高中毕业了,也就随便的添了几件衣服,还是很不讲究。堂兄绍虞给我的一件黄军装(还有一双军用黄球鞋),除了夏天不穿,其余季节都穿,一穿就好多天。妈妈请三嫂子做了一件称为“劳动卡”的粗布裤,穿了好多年。记得三嫂子还给我做了一顶黄军帽。在当时,就这身打扮我真的比较满足了,走在庄上神气活现。

做教师了,条件有所好转了。好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或者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李维钭和李征宇去盐城玩,他们劝我买件稍微好些的衣服,我犹豫了好久,就说“买一件夹克衫吧”,拿了四十元钱给他们。几天后,他们竟然给我带回了一件皮夹克,也就是仿皮的那种,我其实是想买那种一般布料的。但既然已经买回了,就算了吧。试穿了一下,很合身,但是一走出去,看见人们像看到“另类”的眼神,还有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的,我又浑身不自在了。勉强的加上黄军装,穿了几天。就这样,学校里风言风语还是出来了,别有用心的人说我穿什么“奇装异服”,“思想不健康”等等,我实在经不住这些“流言”的攻击,只好不穿了,收起来了。

同事宋思亮看到我皮夹克不穿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内情悄悄地告诉他,他说:“我就不信邪,你不穿就卖给我,我来穿!”“好!降价十块。”一拍即合,成交,降价处理了。后来买了一件大众化的衣服,穿在身上,平息了风波。也怪,那件皮夹克穿在宋老师身上,也没有人再说什么了。

于是,时间久了,我的衣着打扮的观念也就形成了,有得穿就行,不去追求时尚了。一直到现在,都不会打扮自己,似乎难以跟上时代的脚步。家里至今还藏有二十多年前穿的衣服,有时还穿出来展示展示呢。有的学生看到讲台上的我,会问我:“老师,这件衣服式样不错啊!”我总会说:“这件衣服呀,比你们的年龄大。”学生们会惊讶地睁大眼睛:“啊?!”我心里想:也许式样已经过时了,但毕竟是没有补丁的衣服,不错了,有得穿就好!

更多关于 过年,春节,初中,夏天 的信息

 过年的记忆(2016-06-17)

 我向往着家乡的夏天(2016-06-16)

 春节感悟---珍惜现在(2016-05-11)

 “春节”溯源(2016-04-30)

 春节时迁徙的“候鸟”(2016-04-25)

 小时候的春节(2016-04-20)

 过年的回忆(2016-03-21)

 难忘的猴年春节(2016-03-14)

 夏天的义马市生态公园(2016-03-05)

 老家龙岩的春节真有趣(2016-02-27)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