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端午节 > 上包村,我的外婆家

家乡的端午节

上包村,我的外婆家

发布时间:2016-06-25作者:点击:0

上包村,一个被青山绿水怀抱的小村。那里,曾是我童年的顽地。

每年端午节前,妈会让我提几斤猪肉,送到外婆家。一早,家里出发,走十来里小路,已是汗流浃背,我便在甘溪舅舅处歇脚。舅舅在冷饮厂上班,他会端出一碗冰凉的酸梅汤慰劳我,还没等“别呛着”的声音到耳,我已三两口喝干,看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艰难的起身,舅舅早早的,将一个灌满酸梅汤的军用水壶,挂在我的脖子上,冰冰潮潮的,晃眼的白光都有些凉意了。

赶到外婆家,小喇叭已经欢快的响起,外婆听到我的声音,从炉膛口起身,接过我的肉,一番夸奖后,临了笑嘻嘻的笑话我,脏成了个花猫,将我拉到洗脸架前,按着头,端着水勺,一股细细的泉水,将清凉渗到头皮深处,这时,外公静静的站在身后,将早已炸好的馓子递给我。外婆还没给我擦干脸,我已经满嘴挂满馓子的碎屑了。外婆会嗔怪外公,等着再吃来得及,外公嘿嘿的笑着,而我趁机撒开脚丫,跑出去找小伙伴了。

阿娟、阿玲、阿年和我,一人提个小桶,来到鹤山脚的甘溪,溪水浅浅的,清清的,光脚踩在鹅卵石上,滑滑的,还有点硌脚,低着头,盯着水面,不觉已将脸埋进了水面,屏着呼吸,小心翻开一块稍大的卵石,等着泥沙搅起的浑浊澄清,一只乌青硕大的石蟹偃伏着,看到我伸出的小手,慢慢靠近,便扬起前獒,左右摇摆着,我偷偷从它后背拢过去,看准了,小心却迅猛的将它的脊背掐住,一下提出水面,尽管它在半空张牙舞爪,可怎奈我何!看着一只只四处找路逃脱的石蟹,在木桶中互相踩压着,我们已经忘记了全身的湿透,又顾着到石缝中去抓鲶鱼了,鲶鱼可不像石蟹,滑滑的,手指一碰到,就会往深处躲,好几回,明明抓住了,一个腾身,又挣脱了,双手好不容易从布满棱角的石缝中抽出,鲶鱼扭动被紧紧箍住的身躯,丢进木桶,掀起一阵闹腾。手臂上渗出一道道红红的血痕,开始隐隐的发疼,脸上却挂满了兴奋的泥点。

回到家,外婆外公连忙将小舅舅的干衣服让我换上,顾不上扭扣子,又想着到外边找伙伴打纸炮,外婆紧紧抓住我的手,叫外公从锅里端出碗来,原来是猪油炒饭,一股浓重的葱香扑鼻而来,油滋滋,红彤彤的泛着光,堆过了碗尖,绿绿的葱花在糯糯软软的饭粒中点缀着,我接过筷子,顾不上烫嘴,吭哧吭哧的,很快就见了碗底。好吃好吃,光顾着点头,竟没顾着外婆边上呵斥小舅,擦掉挂在嘴角的垂涎。

转眼间,我已过了不惑之年,外公外婆相继过世,舅舅年纪也大了,平时在外打工,只有年节时才回家。春节拜年,在路上碰到阿年,竟然有些羞涩,生生的招呼,简短的几句寒暄,让我欲言又止。我听到阿玲不幸遭遇了车祸,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心里恍惚的有些惊颤,日子过得如此的迅猛,而又如此绝情。究竟是日子将人拉进了生活的黑洞,还是人自己抛弃了身边的种种温情。()

折身返回舅舅家,踩着依然熟悉的卵石路,看村边塘口的皂荚树依然雄健,小巷里儿童在嬉闹奔跑,却不再见到曾经熟悉的身影;老人们围坐在新造的长廊里,闲谈着,听着熟悉的音调,却听不到叫我的那声呼唤。

鹤山的青松更加葱郁了,甘溪的溪流拦腰筑了一道堰坝,水变深了,鱼躲起来了,青山倒映,水草让水流牵着,柔弱却鲜艳的,不愿脱离那一汪清潭,一道清冽的水流,从泄口一路欢畅的往下游奔去。

车子驶出上包村口,不忍从后视镜中,再次端详曾经熟悉的顽地,渐渐的,远了……远了


更多关于 春节,端午节 的信息

 家乡的端午节与屈原无关(2016-06-05)

 我家乡的端午节(2016-06-05)

 我最喜欢的节日是端午节(2016-06-05)

 最喜爱的节日--端午节(2016-06-03)

 端午节的随想(2016-06-03)

 端午节的趣事(2016-06-03)

 闽南的端午节习俗(2016-06-03)

 西域端午节的童真故事(2016-06-01)

 家乡端午节的特色习俗采桑葚(2016-05-28)

 快乐的端午节(2016-05-28)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