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乡的春天 > 春光伴我家乡行

家乡的春天

春光伴我家乡行

发布时间:2016-04-10作者:点击:0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春风光三月好。虽然现在已经是清明四月天,但我的情感之水仍在三月的春潮中激荡。阳春三月,我耳闻目睹了风华寒月,熏染了时光的色素,朝夕相伴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每天醉了身,醉了心,醉入甜甜的梦乡里。

我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也不趋之若鹜地追赶时尚,只不过是一位时光里的匆匆过客,在细心留意的同时,用笔记录一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和内心的真情实感,,捧给朋友们品尝一下风光的美餐,感受一下自然的品味,体味一下时光的短暂和美妙。

三月初,农历的正月里,早晚寒气仍很逼人。一阵阵刺骨的寒风钻入脖领之中仍是冰凉冰凉的,不得不裹紧防寒的围巾,戴上防寒的帽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作为生活之中的一位闲翁,真的有时间踏入家乡的山山岭岭和阡陌之中,领略的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无限风光,更多的是感悟到人生的哲理。

冰河兴叹。迎着刺骨的寒风,我站在家乡的小河边,展现在眼前的是厚厚的冰层压迫下的听不到任何声响的河流。这条河叫泃河。宽敞的河面在早春的阳光照射下闪着碎银子一样的光,温柔闪烁,惊艳迷人,让人觉着冰河解冻之前的寒光闪闪和坚冰凛凛。暖阳和寒冰的交锋,有春风的跃跃欲试,犹显苍凉激越。有道是,冰火两重天。目睹着微弱变化的冰面,心里五味杂陈。我即为早春阳光的执着精神所鼓舞,又为坚冰的钢铁意志所吸引,更为春风的不懈勤奋而感染。细思量,冰再坚硬,只不过是水在冬眠。春姑娘来了,酣睡的冰还能再入梦乡吗?风寒彻骨,也不过是一场寒流的最后道别,打一个旋风脚去也匆匆了。“春风不度玉门关”,那是千年过去时,现如今,早已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春风化春雨,春雨润如酥。大自然的伟力是不可抗拒的,那是日月在穿梭,那是时光在追赶,那是四季在更迭。顺应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遵循自然规律,才是“人间正道是沧桑”。

百米宽的冰河横在眼前,趟过去,只能是心中的一种意念,只是儿时的留影在脑海的闪现而已。滑过去,想得挺美。不说步履已经蹒跚,不说腰间盘早已疼痛难忍,就是有人搀扶恐怕也不敢越冰河半步!一对热恋中的青年男女在冰河上手拉手滑到我面前,看我在岸边踌躇,又跃跃欲试,想扶我滑过冰河。我诚谢了他们的一片好意,看着他们像踩着风火轮一样消失在对岸的小山坡下。我呢,趟河是意念,滑冰是狂想,望河 兴叹才是此时!要知道,河对岸山坡上的白杨树青光闪闪,正微笑着朝我频频招手,飘曳的绿柳妩媚翩翩,舞动着裙踞正在邀我共舞翩迁。

策杖步春山。小时候,老屋的墙上挂着一幅古画,画面上曙光初照,崇山峻岭,苍山如海,云蒸霞蔚。山青青,水淙淙,一位老翁策杖行走在崎岖山路上。古画的上方草书五个龙飞凤舞的小字“策杖步春山”。我每天早上睡醒之后,趴在被窝里看着这幅画出神。小的时候看着好玩,对画意不解,长大之后再没有看到这幅画,直到现如今都已知天命了,那幅古画又在脑海里闪现,意境深幽,古朴自然,精神矍铄,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自己脚下,虽然策杖者步履蹒跚,但奋力登攀的意志丝毫不减,勇往直前的劲头一点不衰。想起来非常好笑,这不就是自己吗?手里拄着一根手杖,还是女儿孝敬的,怕我磕着碰着,当时还嘴硬,强说自己有那么老吗?“拿着吧,上山拄着一条棍子就多一条腿。”这是临出门时八十岁老母亲嘱咐我的话。

家乡的这座山并不算高,海拔也就两百多米,小时候上山下山如履平地,现如今,岁月如梭,一晃几十年,拄杖而行的我紧走几步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浑身跟散了架一样。人不服老真的不行。全身无力,双腿绵软,我赶紧找一块石头坐下来喘几口气。坐稳放杖,眼睛发亮。眼前的山崖缝隙里,已经有绿色的苦菜从枯萎的乱絮中钻出来。我知道这是苦盖丁,家乡很普通的野菜,层层叠叠的叶片之中挺立着一根细细的绿茎,绿茎的顶端缔结着疏密有致的细小籽粒,等不到几日春风吹,它就会裂开微黄的小嘴,绽开灿灿的小黄花,向人们发出盛情的邀请。我欣喜的摘下两片绿叶子放到嘴里细品,新鲜,微苦,淡香,还带有一点点草腥味儿。这就是家乡的野菜味道。

这种野菜从冰天雪地中醒来,得到春天的气息就睁开细眯的眼睛,舒展开微绿的身姿,迎着春风,沐浴春日,不畏春寒,挺直腰身,将自己的容颜展现在家乡的山山岭岭。我非常喜欢家乡的这种野菜,欣赏他的这种品性。小时候,我见着它是无比的亲切,因为它是我的命根子,它救过我的幼小性命。糠菜半年粮,这个菜绝大部分就是苦盖丁。一个人活在世上不能忘本,不能忘记过去。列宁曾经说过,忘记了过去,就等于背叛。现在的日子甜如蜜,甚至比蜜甜。这样的好日子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在甜蜜之中再品尝一下苦的味道,才能更加珍惜甜蜜的可贵。

春风杨柳万千条。家乡的人有栽种树木的习惯,在田野的四周,在道路的两旁,栽种着各种不同品种的杨树,有大青杨、北京杨、毛白杨等。在河岸边、溪水畔、水沟边沿,凡是有水的地方或是排水的沟渠两侧则栽植柳树,以垂柳居多。村庄的四周和宅旁隙地栽种的大部分是杨树。这种杨树是家乡古老的树种----大青杨,俗称傻青杨。这种树的外皮还泛着青白色的光晕,挺拔高大,一指头粗就开始疯长,几年的功夫就胳膊粗,旁无斜枝,直插云天。春天刚到,大青杨就蕴含着墨红色的苞蕾,一夜春风吹开满树的杨絮。杨絮文雅,杨树吊儿俗称。杨絮刚刚吐露新蕊,新鲜娇嫩,亦可摘下,用开水清焯,再用凉水拔凉,经过一天一夜的凉水浸泡,将苦涩的味道冲淡,可做馅料,也可凉拌,吃起来微苦凉爽。在缺吃少喝的年代,这也算春天的美餐了。大青杨生长不紧不慢,用途广泛,深受乡亲们喜爱。成材后的青扬可做建房的各种材料,也可锯成板材制成多种家具。大青杨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长寿。在我的家乡,百年左右的青杨就有数百棵。二百多年还茂盛生长的就有一棵,那是我的祖宗栽种的,是我们家乡的一个宝。

说到柳树,家乡的垂柳满眼皆是。春风首先摧绿的就是家乡垂柳。春风吹,春光照,春柳寒中俏。春风如剪,春柳妖娆。几日的大地微微暖气吹,家乡的垂柳就从梦中醒来,披上藏青色的绿袍,戴上鹅黄色的顶冠,曼舞着,摇曳着,如少女一样轻柔曼妙,若少妇般风情万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潇洒自如,飘洒入心。晨光中,绿云如黛,氤氲曼妙。晚霞里,绿意蕴含,柳美如画,柳意缠绵。

家乡的杨柳就是乡亲们的美丽化身,就是乡亲们的高大形象。它们植根于家乡的沃土之中,不畏风寒雪舞,不怕风沙狂暴,挺拔高耸,直插云霄,用自己的聪明和智慧描绘着家乡的苍天沃土,装伴着家乡山河更加美丽,更加妖娆……。

今日的脚步早已迈进时光的四月,而我的心绪还在三月的春光里,在家乡的冰河岸边,在家乡的崎岖山路上,在家乡的青杨绿柳中,伴春独自慢行,携绿细细品味。

更多关于 春天,家乡的山,家乡的小河 的信息

 迎来春天的旋律(2016-04-18)

 家乡的春天赞歌(2016-04-17)

 春天的舞曲   (2016-04-06)

 临漳七子湖的春天(2016-03-30)

 彩色的春天就要来了(2016-03-04)

 期待水仙花盛开的春天(2016-01-27)

 迎接春天(2016-01-16)

 家乡的小河(2016-01-11)

 家乡的山林,依然留下我的足迹(2016-01-11)

 “钓”出的家乡的小河的怀念(2016-01-08)

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Email和本站联系!